船舶推荐
租船推荐

船舶买卖标的物权利瑕疵对船舶产权受让人的影响

2021-12-28 16:43:16  点击:

船舶买卖是常见的财产转让形式,也是航运业发展的必然现象。由于船舶价格巨大,交易复杂,存在买卖双方文化素养、法律知识、道德水准、专业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因而出现交易标的物权利瑕疵而影响船舶产权受让人权利的现象屡见不鲜。

    甲(即受让人或买方)乙(即出让人或卖方)双方于2014年签订《船舶交易合同》一份,合同约定乙方出让XX轮给甲方,合同就船舶出售价格、定金支付、付款方式、船舶交接、违约责任等做出了具体约定。甲方按约支付了首期买船款200余万元后即落实涉案船舶营运。约一月后,涉案船舶靠泊长江某港装货时,因乙方与案外第三人就涉案船舶产权存在纠纷,涉案船舶被第三人非法扣押后被迫停航。数月后,乙方为解决与第三人间的船舶产权纠纷向某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对涉案船舶实施了扣押。后又因涉案船舶抵押贷款(交易贷款,乙方卖船时隐瞒了抵押的事实),贷款到期后未依约还款被某海事法院实施了执行扣押(银行申请)。期间,甲方多次约请乙方去海事机关办理船舶产权的过户登记手续,均遭乙方无理拖延。鉴于甲乙双方<船舶交易合同》履行受阻,甲方合法的民事权益受到严重损害,只能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向海事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乙方返还购船款并赔偿因之而产生的经济损失。

  甲乙双方签订《船舶交易合同》前

4c5a199495f2a.jpg

 

    鉴于本案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且涉及到海事监管领域,同时也考虑到对本案权利转让受阻的原因分析,无论是对船舶买卖合同当事人,还是对船舶买卖的经纪人,或是对海事机关的登记人员均有一定的启发和借鉴作用,因此,作者特就权利转让受阻的原因从物权视角作如下分析,以供参考。

    一、涉案船舶产权存在第三人对权利的主张

    根据涉案有关证据及船舶挂靠民营航运公司习惯做法分析,涉案船舶的实际所有人、经营人为自然人(即第三人)。尽管国家明令禁止船舶挂靠,但因水运市场的实际情况,船舶挂靠屡禁不止。船舶挂靠是指公民、合伙或法人购买船舶后,出于营运资质、税费缴纳、交易信用等方面的考虑,将船舶所有权登记于有相关水上运输经营资格的企业名下,并以该企业的名义独立经营运输活动的一种经营方式。挂靠法律关系当事人通过签订《船舶挂靠管理协议》,约定被挂靠人同意将挂靠人实际所有的船舶以被挂靠人的名义进行注册登记,挂靠期间由挂靠人实际营运船舶,并自行承担船舶营运中一切经济、法律责任。由于船舶登记的公示性和法定性,被挂靠单位是法律意义的船舶所有人,而作为船舶挂靠法律关系当事人以外的其他人通常仅依海事机关的登记来判断船舶的产权。然而,有的被挂靠企业因经营不善、负债累累、面临破产时,出于恶意而以船舶所有人身份转让挂靠船舶,以转让款来偿还银行贷款或其他债务,挂靠人一旦知晓毫无疑问会主张船舶产权,此乃《船舶交易合同》履行受阻原因之一。

    《合同法》第150条规定“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受让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尽管我国民法上规定有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制度,但挂靠人作为实际船舶所有人的事实、船舶登记形式审查对物权属性审查的不完整性、依法有效平衡各方当事人利益的要求以及消除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等多重角度考虑,对挂靠人主张的船舶产权不能不考虑且法律予以适度的保护,最高人民法院有关的司法解释及参考性判例均有支持的倾向。

    二、涉案船舶出卖前存在他物权即抵押权

    甲乙双方签订《船舶交易合同》前,乙方因向某银行大额贷款已将船舶抵押给银行,并在海事机构办理了船舶抵押登记。而乙方转让船舶时没有告知银行,也没有告知甲方。根据《合同法》关于合同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乙方应当如实告知甲方涉案船舶抵押的情况,以便甲方考虑是否代为乙方偿还银行债务以涤除涉案船舶的抵押权后取得船舶。当然,甲方在乙方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情况下,也可以以利害关系人的身份向海事机关查询涉案船舶有关登记情况,从而发现船舶存在抵押的情况。即便不存在上述的挂靠关系和第三人主张对涉案船舶产权,也由于乙方出卖的标的物因抵押权存在而受到限制,即标的物上设有其他权利致使所有权人不能完全自主地行使所有权,从而导致《船舶交易合同》的履行受阻。

    《担保法》第49条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并告知受让人转让物已经抵押的情况;抵押人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转让行为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7条第1款规定“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如果抵押物已经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其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物权法》第191条第2款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三、涉案船舶并未完成法律意义上的交付行为

    根据涉案有关证据,甲乙双方在签订<船舶交易合同》后,甲方尽管已按合同约定支付了部分购船款,甲方也已落实涉案船舶营运,但直至第三人对涉案船舶实施非法扣押及法院实施司法扣押时,乙方并未按约定向甲方交付船舶的全套技术证书和文件,乙方提供的船舶国籍证书等还是变造的(变造的国籍证书上抹去了船舶抵押登记),甲乙双方更未按相关规定签署船舶交接文件。因此,双方并未完成法律意义上的交付(乙方实际上也无法向甲方进行交付)。《物权法》第六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交付。”<物权法》第23条更加明确地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法律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上述两条法律规定,确立了动产物权的变动以交付作为生效要件的法律原则。至于《物权法》第24条“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则是在完成严格意义上的交付且在交易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物权变动效果后对当事人以外第三人的物权效力而言的。因涉案船舶尚未完成交付,在当事人之间也未发生产权物权变动效果,更谈不上对交易双方以外第三人的物权效力。因此,即便不存在上述第三人主张船舶债权、涉案船舶被司法扣押等情形,也因未完成法律意义的船舶交付行为,当然也构成权利上的瑕疵而影响船舶产权转让的效力。

    四、船舶优先权对船舶产权受让人的影响

    尽管涉案船舶并不存在船舶优先权,但鉴于对船舶产权受让人影响的类同性,作者也将本项内容纳入本文。船舶优先权是指海事请求人依照《海商法》的相关规定,向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船舶经营人提出海事请求,对产生该海事请求的船舶具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船舶优先权不因船舶所有权的转移而消灭。《海商法》第22条规定了船长、船员和在船上工作的其他在编人员,根据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所产生的工资、其他劳动报酬、船员遣返费用和社会保险费用的给付请求,船舶营运中发生的人身伤亡赔偿请求,船舶吨税、引航费、港务费和其他港口规费的缴付请求,海难救助费救助款项的给付请求,船舶在营运中因侵权行为产生的财产赔偿请求等为船舶优先权的具体内容。因船舶优先权具有法定性、追及性、非公示性、优先受偿性等特征,如若船舶出让人隐瞒存在的船舶优先权,受让人又未行使船舶优先权催告权利,即使船舶受让人接受了船舶并在海事机关办理了船舶产权登记,则仍然可能面临产权得而复失的风险。现实中尽管此类情况并不多见,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尽管船舶受让人仍有向船舶出让人再行追诉的权利,但追诉之路可能遥遥无期。

    综上,涉案船舶未能按甲方的预期或意思表示实现其权利的受让,其原因是多方面,但从物权视角分析,其主要的、根本性的原因是涉案船舶存在权利瑕疵,而该瑕疵完全是因为乙方的根本性违约且存在重大过错所致。船舶买卖合同是转让标的物所有权的合同,对诚实守信的双方当事人来说都会期望合同得以有效履行而实现各自的合同目的。但船舶产权的瑕疵则阻却了合同一方当事人对合同目的实现的良好期待。所谓船舶买卖合同标的物的权利瑕疵,是指作为买卖合同的标的物的船舶存在有第三人的权利,导致买受人对合同标的物将来享有的所有权无法实现或享有的权利不完全。

    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作为出卖人依法应承担权利瑕疵担保责任,即出卖人就标的物所有权因其瑕疵不能完全转移于买受人而应当承担的责任。当然,出卖人承担瑕疵责任是有条件的,其条件有三:一是权利瑕疵必须是在买卖合同成立之前或当时就存在;二是买受人在订立合同时不知道并且也不应当知道买受人对标的享有的权利存在瑕疵;三是第三人已经向买受人主张权利或其他权利人已通过合法途径主张权利(如贷款银行即抵押权人)。因此,作者在此特别提醒船舶交易的各方当事人,不仅要在船舶交易中持有诚信、审慎的态度,而且要认真学习《合同法》《物权法》等涉及交易、物权的基本法律,做到诚实守信、依法交易。同时,也提请海事机关登记人员应开阔视野,除掌握船舶登记的相关法律法规外,还应当学习并熟悉有关船舶交易方面的民事法律法规,做到知己知彼,确保船舶登记工作的有序开展、合法有效。


客服热线
客服热线:021-59117806
24小时手机:13585948634
Copyright © 2022 www.cbtwz.com 上海聿洽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 沪ICP备2020034403号-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