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推荐
租船推荐

从船舶买卖经纪人角度看航运交易所进场交易制度之完善

2021-12-28 16:44:26  点击:

 船舶进场交易制度包括会员体系、交易鉴证程序和交易纠纷的解决机制三个方面的内容。会员体系是进场交易制度的核心,会员体系的构建和完善对进场交易制度的形成起到关键作用。交易鉴证程序有三个方面的作用:首先是将船舶买卖活动强行纳入到航运交易所场内完成;其次,防止交易者采用“阴阳合同”交易方式损害交易的稳定性;第三,抑制虚假船舶信息的蔓延。交易纠纷解决机制是司法和仲裁解决交易纠纷的有益补充,对于解决标的额较小、关系比较简单或时效性要求很高的纠纷有明显的优势。

    对比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和制度之后我们发现,成熟市场中的进场交易不是强制在交易所提供的场所内进行交易并由交易所履行个别交易的监督职能,而是通过建立广泛的会员网络让信息在具备资格的会员间自由流通,并通过制定严格遵循的会员制度使交易在会员之间安全地达成,而航运交易所在交易中严守中立地位。航运进场交易制度的核心价值不是其强制性,而是让交易自发地在交易所划定的范围内(会员之间)进行,交易所制定交易规则并监督规则的实施,通过对不良交易记录的公示等惩戒措施降低交易违约或侵权风险的发生率。

   船舶买卖经纪人是船舶交易的重要参与者,经纪人合法地履行职责是提高船舶交易质量和效率的关键。实践中,船舶买卖经纪人时常出现诱导毁约的行为。经纪人身份识别和授权的不明确也会影响交易的稳定性和安全。经纪人对于虚假船舶信息的发布和扩散以及协助委托人签订“阴阳合同”也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船舶的交易价格决定了一笔交易能否开启,而经纪人往往有意无意的扮演船舶价值评估人的角色。

    将船舶买卖经纪人纳入交易所会员体系,通过会员制度建设,解决经纪人诱导毁约和身份及授权不明的问题。通过完善交易鉴证程序,解决虚假船舶信息泛滥和“阴阳合同”的问题。同时,航运交易所加强自身角色定位,合理设计船舶价值评估模式,让经纪人会员充分参与到场内交易中。进场交易制度的完善将有效减少经纪人不恰当交易行为的发生,对规范船舶交易市场起到积极的作用。

4c5a19b8062fd.jpg

关键词:进场交易,船舶买卖经纪,航运交易所,会员制度

从船舶买卖经纪人角度看航运交易所进场交易制度之完善

理顺交易中各方关系的目的

    基本关系①的建立决定船舶交易的稳定性,各种衍生关系最终也将回归到基本关系。回归的过程可能伴随各种问题的产生,比如经纪人身份的模糊或无代理权、超越代理权带来的交易纠纷。通过厘清交易中的各方关系,才能把握交易所处的阶段,规避衍生关系回归过程中可能产生的法律问题。

    另一个目的是通过对交易中各方关系的分析,有助于航运交易机构合理设计会员制度。在为船舶买卖参与者设置会员身份的同时,给予不同类型的会员不同的交易权限,避免发生后文述及的纠纷。

一、从一则案例看第三人诱导毁约的法律后果

    基本案情:2003年7月1日,耐克苏州与被告某足球运动员签订了合同,约定:"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合同期内,被告必须在参加所有运动或与运动相关的活动时只穿着和使用耐克产品;合同期内,被告不得穿着或使用除耐克以外的公司生产的产品。" 2005年3月9日,被告代表某俱乐部参加比赛时穿着阿迪达斯球鞋。同年3月18日,被告向耐克苏州发函,要求自该日起终止合同。此后,被告代表该俱乐部参加2005赛季及2006赛季的中超联赛时,均穿着阿迪达斯运动鞋。2006年5月16日,阿迪达斯声明被告是阿迪达斯的签约球员。耐克苏州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阿迪达斯苏州与被告签署赞助合同的行为侵犯了耐克苏州的合法权益。‘

    法院判决:法院从侵权行为的基本构成要件角度出发,依次确认了耐克苏州享有合同项下的合法债权,阿迪达斯苏州以高额利益引诱被告违约,被告故意毁约,两方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导致耐克苏州合同项下的商业利益受损。法院据此最终判决阿迪达斯苏州与被告向耐克苏州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船舶买卖经纪人诱导毁约的法律分析

    第三人诱导毁约行为是基本的船舶买卖法律关系以外衍生出的新的法律关系。诱导毁约涉及两个不同的关系:其一是卖方与原买方之间的船舶买卖关系,属于债权关系;其二是卖方和第三人与原买方之间的侵权关系。在第三人诱导毁约的诉讼案件中,我国法院将第三人诱导毁约认定为侵权行为,由卖方和第三人对原买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但是,债权受到侵权法的保护具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否则不符合社会生活中损害合理分配的原则,同时也会妨碍自由的市场竞争。对于债权人来说,他要向第三人主张侵害债权的赔偿,必须要证明第三人在实施某种行为时具有侵害该债权的故意,如果仅能证明第三人具有侵犯其他债权的故意或者仅能证明第三人的行为是过失,均不能构成侵害债权。

    在美国己有的案例,法官认为对于经纪人诱导他人毁约的认定需要满足几个条件:1.卖方己经与买方订立了船舶出卖合同;2.作为第三方的经纪人在此时介入,为卖方提供了出价更高的买方;3.该经纪人具有诱导卖方毁约的故意或者对于毁约的结果持放任的态度;4.经纪人的行为违法地诱使毁约结果的发生。“美国案例法中经纪人诱导毁约承担的侵权责任属于过错责任,举证责任由主张承担侵权责任的原买方承担。在认定是否存在经纪人诱导毁约时,可能存在三种不同的结果:第一,经纪人的行为经证明满足以上要件,认为自身利益受到损害的原买方可以绕过合同相对性的原则,直接向经纪人主张承担侵权责任。第二,经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比如卖方向经纪人隐瞒己经订约的真实情况)与卖方达成了交易,损害原买方的利益,法院不会支持由经纪人承担诱导毁约责任。第三:经纪人只是受到卖方的指示,运用其与船东打交道的技巧,充当卖方毁约这一任务的执行者而非决策者,经纪人受到委托人的指示而为各种导致毁约的行为(前提是该行为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或者可以归类为正常的商业行为),经纪人可能免于承担法律责任。

    通过比较看出,我国的司法审判实践和法学界以及美国的相关判例对第三人诱导毁约的认定存在一致,均认为主观侵权意识的存在必不可少。第三人(经纪人)无论事先知道卖方与原买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买卖合同,还是与卖方接洽时不知道存在合法有效的买卖合同,在代表委托方与卖方谈判的过程中了解到这个情况后而继续与卖方谈判;无论是出于诱导卖方毁约的目的而提高己定的价格或者提出更优惠的成交条件,还是没有出于诱导毁约的目的而改变成交条件以保持对原买方的优势,第三人都无法避免故意引诱卖方毁约的嫌疑。因此,第三人无论在事先知道或者开始磋商行为后才知道卖方与原买方存在合法有效的合同,如果继续与卖方商谈交易并达成合约,都不影响对其存在主观故意的认定。

    契约自由是民法的基本原则,出价高者胜出是商业世界的游戏规则,法律本不应该过分干预。然而,如果过分强调契约自由而漠视对他人正当利益的保护,或者纵容商业行为突破道德的底线,纵使可以促成几笔生意的成交,然而这种纵容和漠视的隐患无穷,甚至会对社会信用基础造成破坏。船舶买卖涉及金额巨大,商人逐利的本性导致毁约风险的发生。为了维护交易的稳定性,保护信赖利益,应当对诱导毁约行为加以约束。进场交易的前提下,航运交易所可以采取适当规制对诱导毁约行为进行约束,比如建立交易信用担保制度以及经纪人资信记录,或者监督单笔交易中一对一的委托代理关系等。


关键词: 船舶买卖 船舶交易
客服热线
客服热线:021-59117806
24小时手机:13585948634
Copyright © 2022 www.cbtwz.com 上海聿洽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 沪ICP备2020034403号-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