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推荐
租船推荐

船舶交易经纪人身份和授权不明

2021-12-28 16:44:56  点击:

一、船舶买卖经纪业务的分类

    根据船舶交易的种类不同,可以将船舶买卖经纪人划分为三类:新造船经纪人、二手船买卖经纪人和拆船经纪人。大部分船舶经纪公司业务覆盖这三个领域,而在经纪公司工作的经纪人一般专注于某一个领域,只有极富经验的经纪人才拥有在两个或者三个领域的交易经验。

二、船舶买卖经纪人在交易中所处的法律地位

    船舶买卖经纪人在交易中的通常身份是作为船东的代理人,在委托协议授权的范围内代为从事合同的磋商、验船、安排融资、所有权转移过户等工作。

    有些情况下,经纪人公司只为交易双方提供订约机会,例如为委托人提供特定船舶信息或者潜在的卖方或者买方信息,通过经纪人的服务满足了买方寻找合适船舶的要求或者卖方寻找恰当买家的需求,为委托方提供了达成交易的机会。提供该类服务的经纪人是居间人。

    船东或者银行、法院等单位在特殊情况下会要求经纪人提供咨询服务,最为典型的是要求经纪人对船舶进行估价。在经纪人作为代理人参加船舶交易时,船舶估价融入了经纪人业务当中。此时船东和经纪人之间不存在单独的船舶估价合同关系,经纪人应当为职业的代理人所应有的专业水平和注意在总的代理关系下进行船舶的估价。如果船东或者其他组织与经纪人之间不存在委托代理关系,经纪人公司为船东提供的船舶估价服务属于提供咨询服务的合同关系。

三、委托人授权与经纪人的行为

船舶买卖.jpg

    在船舶交易中,船东会授权经纪人在一定范围内代理其从事交易行为。船东如果委托经纪人代为出售船舶,会委托经纪人按照一定条件拟定发盘(offer),经纪人其后会向潜在的买方或者其他经纪人发盘。在收到市场相关方的还盘后,经纪人应在授权的范围内决定是否接受还盘或者在无此授权的情况下向船东反馈还盘信息,由船东对还盘的内容做出反应。当买卖双方达成一致后,卖方的经纪人应当履行拟定买卖条款确认书(confirmation)的职责,并根据确认书的内容拟定买卖合同

  C Memorandum of Agreement。因此,对于买方或者买方委托的经纪人来讲,需要清楚与其接洽商谈相关交易的对方的身份是船东还是船东的经纪人?如果是经纪人,他的授权范围是什么?这是开始一桩交易之前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

    从法律角度分析,船东和经纪人之间是委托代理关系。中国法律根据代理权的有无将民事代理分为有权代理和无权代理。有权代理的后果由委托人承受,无权代理包括无代理权、超越代理权和代理权终止。无权代理的法律效力因被代理人是否追认而有所不同。理论上讲,对于经纪人无权代理的行为,委托人拒绝追认就可以免除承担法律后果。然而实践中的情况要复杂的多,如果委托人对经纪人的权限设定范围,但是没有以适当方式及时让对方知晓经纪人的权限,就可能导致对方主张表见代理,进而委托人(船东)就要对经纪人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英国法下的代理行为分为实际授权(actual authority)和表面授权(ostensibleauthority,表面授权还包括一般表面授权(ostensible general authority)的情况。叭tehi Maritime Corporation v. Great Marine Ltd.是一则英国法下有关船舶买卖经纪人授权未告知相对人的案例:卖方经纪人向买方允诺将在船舶完成最后一个航程后立即向买方交付,但却因种种原因在该船完成最后航程后的三个礼拜才交船并且造成了螺旋桨的损坏,买方因此向卖方主张承担延迟交船的赔偿责任并主张买方修理船舶。卖方在庭审中提出经纪人的授权受到限制的事实,经纪人实际无权达成类似的合同。7法官认为:卖方经纪人的订约行为符合表面授权的条件,经纪人所为的交易行为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和当然行,足以使买方相信经纪人实际拥有授权。即使在一般表面授权的定义下,买方与经纪人存在较为长期的业务来往,而该经纪人与买方在过去的交易中也一直没有该授权限制。买方在认为经纪人具有签订合同的授权的情况下与其签订相关合约,符合表面授权的条件,因此卖方应当对经纪人的行为后果承担责任。

船舶交易经纪人身份和授权不明

四、经纪人双方代理(sole agent)和中间经纪人

    与常见的船舶买卖交易中买卖双方各自委托经纪人的做法不同,双方代理是买卖双方之间只存在一个经纪人,受到买卖双方同时或者先后的委托,为交易双方提供经纪服务。

    我国现阶段针对船舶买卖经纪人的相关规定体现在三部法规规章中,其一是工商管理总局发布的《经纪人管理办法》,该办法第17条和第18条对经纪人应当遵守的规则和不应当从事的行为做出了规定,该办法没有对双方代理行为是否合法做出说明。另外是交通运输部发布的《船舶交易管理规定》,该规定第6条载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影响船舶交易方自由选择船舶交易经纪人。从语境上分析,《船舶交易管理规定》第6条所指的“自由选择”强调参与船舶交易以外的主体如行政机关或者航运交易所的义务,而不能作为主管部门对双方代理行为认可的依据。其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海运条例》,该法规对国际船舶代理、国际船舶管理、国际海运货物装卸、国际海运货物仓储、国际海运集装箱站和堆场等国际海运业务的辅助性业务做出规定,重点规定上述几类机构的设立和经营以及法律救济等程序性事宜。除前三部行业性规章以外,船舶买卖经纪行为作为代理行为还应当受到《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调整,但遗憾的是两部法律并没有对双方代理行为的法律效力做出直接的规定。

    实践中两种情形下可能出现双方代理的问题。第一种情况:卖方有一条船需要出售,委托经纪人在市场中寻找买方,然后经纪人直接与买方接洽二手船舶交易。此时买方并没有委托自己的经纪人,而是通过卖方的经纪人与卖方沟通交易的细节。出于撮合交易的目的,卖方经纪人也同时为买方的需求提供意见或建议,在卖方与买方之间斡旋,此时买方与卖方经纪人之间形成一种事实上的委托代理关系。第二种情况:经纪人在得到卖方的委托后,碰巧有作为老客户的买方也找到他,委托该经纪人购入一条船舶,当经纪人发现委托卖出的船舶和委托买入的船舶的规格相吻合时,出于撮合交易的目的而充当双方的代理人斡旋成交。

    笔者认为,法律虽然没有对双方代理行为的法律效力做出直接规定,但是也没有否定双方代理行为法律后果的合法性,在处理该类情况时应根据订约自由的原则。如果买卖双方与经纪人均达成了有效的委托协议,应当认为双方代理有效,买卖双方应当履行由此达成的买卖合同。然而,买卖双方与经纪人之间订立委托协议的形式不应当是任意的。经纪人分别与卖方和买方达成委托协议的,应当让买卖双方知晓该事实,任何一方不知晓该事实的,不能认为不知晓的一方认可双方代理的效力,则其本质是构成了经纪人的授权不明。因此,使双方代理有效的最合法也是最合理的方法是签订三方协议,由买方、卖方和经纪人三方共同拟定一份委托代理合同。

    中间经纪人是指受到买方经纪人或者卖方经纪人委托,在船舶交易市场上为之寻找订约机会或者代替他们与卖方或者买方达成交易意向,但是与买方或者卖方没有直接委托关系的经纪人,见第一章第一节中关系式④。一笔船舶买卖交易的达成可能需要超过一个中间经纪人,形成一条由买方/卖方直接委托经纪人和中间经纪人组成的交易锁链。

    以卖船为例,直接接受卖方委托的经纪人为了提高订约效率,可能会再委托其他经纪人代为寻找买方并与之初步商谈订约条件。情形之一:如果中间经纪人为了促成合约的达成,超出经纪人链条上前面的经纪人对其所做的授权向相对人做出许诺,或者错误的传达了上级经纪人的指示,而相对人认为该经纪人有卖方的授权并会根据这个许诺与卖方商谈。情形之二:中间经纪人没有超出授权范围并且准确传达了上级经纪人的指示,但是上级经纪人有超出授权范围的情形或者上级经纪人错误的传达了卖方的指示。

    卖家委托经纪人代理出售船舶,受委托的经纪人再委托中间经纪人,因此受委托的经纪人与中间经纪人之间形成了转委托法律关系。在转委托法律关系中,船东为被代理人,船东直接委托的经纪人为代理人,中间经纪人是复代理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八条规定:委托代理人为被代理人的利益需要转托他人代理的,应当事先取得被代理人的同意。事先没有取得被代理人同意的,应当在事后及时告诉被代理人,如果被代理人不同意,由代理人对自己所转托的人的行为负民事责任,但在紧急情况下,为了保护被代理人的利益而转托他人代理的除外。转委托的主要特征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1.复代理人是行使代理权的人,其代理权限以原代理人的权限为准;2.代理人以自己的名义选任第三人为复代理人,代理人对复代理人有监督权、发出指示权;3.复代理人是被代理人的代理人,而不是代理人的代理人,其所为的法律行为的后果直接归属于被代理人。原则上,复代理一旦成立,代理人并不对复代理人的行为负责,但是对于复代理人的选任、指示和授权不明要对被代理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中间代理人的授权经过了被代理人的认可,被代理人对中间经纪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法律后果。但是,如果事先代理人转委托中间经纪人的行为没有的到被代理人的认可,被代理人就拥有选择权。被代理人可以选择对中间代理人与他人达成的协议不予认可,因此中间代理人就要独立承担责任。

    总结上述内容,可以将实践中可能存在的情况归结如下:

    ①转委托事先得到被代理人的认可,被代理人仅对中间经纪人代理权限范围内所为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②转委托事先经过被代理人认可,但是中间经纪人超越代理权限范围所为的行为,应当为效力待定行为,取决于被代理人对该代理行为是否予以追认;

    ③转委托事先没有得到被代理人认可,事后被代理人对中间经纪人的行为予以追认,被代理人对中间经纪人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④代理人转委托时授权不明或者超出被代理人授权范围转委托给中间经纪人,中间经纪人在该授权范围内从事交易行为,如果被代理人不予认可,则由代理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英国法下对一种称之为“无过失违反授权”C Breach of Warranty withoutNegligence)的特殊情况加以规定。s在船舶交易中,如果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经纪人参与交易,由于船东(被代理人)直接委托的经纪人的原因导致中间经纪人

  C intermediate broker)过错,仍旧由该中间经纪人承担直接责任(whom the claimwill be made。这看似对中间经纪人有所不公,因为该经纪人正确的履行了职责。但是英国法律认为,因为受损害方与上游经纪人之间并没有直接接触(directcontact ),而是与中间经纪人有直接的接触。当然,中间经纪人在承担的相关法律责任后,可以向上游经纪人主张赔偿。

五、小结

    为了解决经纪人身份识别和授权权限不明的问题,将船舶买卖交易纳入航运交易所场内完成不失为一个办法。在航运交易所场内完成的交易,可以通过交易会员制度设计来规避场外交易中存在的身份识别和授权不明的现象。虽然在以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为代表的传统交易所模式中,船舶买卖业务占整个交易所交易量的比重较低,但是成熟的航运交易所采用的会员制度可以为我国建立有中国特色的船舶买卖进场交易制度借鉴。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对在场内进行交易的会员根据其授权权限和组织形式进行清晰划分,使交易方明了对方的身份,并且对每名会员委派的出市代表的人数和授权资格严格规定,尽量防止表面授权的发生。


客服热线
客服热线:021-59117806
24小时手机:13585948634
Copyright © 2022 www.cbtwz.com 上海聿洽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 沪ICP备2020034403号-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