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推荐
租船推荐

船舶交易中的“阴阳合同”

2021-12-28 16:45:12  点击:

一、“阴阳合同”交易的操作方式

    2003年10月27日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映向会议所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建筑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就明确指出,在工程招投标中虚假招标,明招暗定,签订“阴阳合同”的问题相当突出。“阴阳合同”在建筑招投标市场己经成为普遍的交易方式,操作手法是招标方与中标方签订“阳合同”向相关部门报备,另外双方再签订一份“阴合同”作为实际履行的补充协议。“阴合同”往往调整“阳合同”对价款、付款方式、履行做出的约定,其结果是中标方作为弱势群体不得不接受补充协议对原合同内容做出的不利于自己的实质性变更。二手房交易中的“阴阳合同”也是屡见不鲜。房屋买卖双方在经纪人参与下,以逃避税收等目的签订两份价格不同的房屋买卖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双方按价位高的合同履行,但以价位低的合同办理房屋登记过户手续。

    国内新造船和二手船交易中也存在“阴阳合同”。交易方利用国内市场缺乏成熟的船舶估价评估机制的现状,以避税和获得金融机构贷款等为目的签订“阴阳合同”。

船舶交易中的“阴阳合同”

4c5a18d504809.jpg

二、“阴阳合同”的法律分析

    合同是订约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应当不违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意思表示不真实的合同或者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合同可能导致合同的无效、被变更或者被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很明显,交易双方签订的阳合同不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原因是实际的交易价格或者履约条件与阳合同约定的并不相符。买卖双方达成的阴合同才是真实的意思表示,最终的付款交割也是依照阴合同的条款执行。

    从合同法角度,交易双方享有自由订约的权利,但有证据证明以避税或其他违法目的的“阴阳合同”可以适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之规定被认定为无效合同。船舶买卖中采用的“阳合同”是以逃税或获得更多银行贷款等为目的,损害的是国家的税收权利和金融机构的资金安全。一旦航运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比如在合同履行期间船舶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或者下跌,“阴阳合同”的一方可以向法院主张合同无效进而合法的从交易中脱身。“阴阳合同”必将导致损害:如果交易进行顺利,国家或其他第三者的权益会受到损失;如果交易环境发生变化,合同的稳定性将受到影响,在合同关系中处于不利的一方毁约的可能性增加。

    “阴阳合同”与合同变更的界限较为模糊,实践中应当加以认真区分。合同变更有广义变更和狭义变更之分。广义合同变更包括合同主体的变更与合同内容的变更,而狭义合同变更仅指合同内容的变更。因此,最易与“阴阳合同”发生混淆的是合同的狭义变更。有理论从三个角度分析合同变更与“阴阳合同”的区别:首先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进行分析,“阳合同”不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合同变更体现了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次从内容分析,“阴合同”是对“阳合同”的实质性变更,原合同关系消灭而成立新的合同关系,合同变更并非成立新的合同关系;第三,“阴合同”无法履行法定的变更手续,而合同变更正常履行法定变更手续,如备案或审批等。12《合同法》第 77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变更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与“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有区别,因为“协商一致”可能是合同一方出于对另一方的屈从和让步而达成的一致,并非真实的意思表示,这种情况仍旧属于可变更可撤销合同,“协商一致”达成的合同事后经举证存在乘人之危或欺诈胁迫等情形的仍旧可能被推翻。因此,应当对合同双方协商一致表面下的更深层次的真实订约意图进行分析才能部分断定合同的类型。关于实质性变更能否成为“阴阳合同”与合同变更的分界线也有待商榷,合同法所允许的合同变更是否囊括了合同的实质性变更也没有定论,但《合同法司法解释(二)》似乎为合同的实质性变更开了“后门”,这个“后门”建立在情势变更原则基础上,该解释第26条对情势变更原则做出了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该条司法解释出台的背景是全球性金融危机带来的商业社会不稳定性加剧的现实,但该条司法解释并没有为非商业风险和商业风险划清界限。有司法实务界人士对非商业风险的认识如下:具体是否构成情势变更,应以是否导致合同基础丧失,是否致使目的落空,是否造成对价关系障碍等方面作为判断标准。一般而言,这种情势的变化必须是重大的,也就是说作为合同基础的客观情况不仅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变化是重大的、决定性的、无法预见的,对原合同的履行产生重大影响。13船舶交易市场对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异常敏感,而船价的起伏更是受到微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譬如某重要港口或者海峡的拥堵将影响某种船只的租金,而租金的涨跌更是直接影响到船舶价格的走势。依照惯例前述的行情变动属于商业风险,但这种商业风险有时又是重大的、决定性的而又无法准确预见到的,因此又具备非商业风险的特征。因此,在《合同法司法解释二》主要起草者答记者问中指出:对必须适用情势变更原则进行裁判的个案,要呈报高级人民法院审查批准。‘“

    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阴阳合同”并非一概认定合同无效,而可能会适用合同的部分无效而对合同某些条款加以修正,使合同标的能够基本反映市场行情。对于阴阳合同差价较小且有适当理由的,法院一般会认定合同有效;而买卖某一方如果主张对方和经纪人有恶意串通损害其利益或者主张合同的成立有损害国家利益进而要求法院判决合同无效的,法院往往会承认合同的有效性但是对合同的价格条款做出调整。

三、《船舶交易管理规定》对“阴阳合同”的规制

    在《船舶交易管理规定》出台之前,我国市场上80%左右的船舶都是通过场外交易完成所有权的转移,缺乏监管和透明定价的交易环境必然导致交易双方通过假合同的方式规避税收或者从金融机构获得更多的贷款。当然,交易双方签订阴阳合同的目的可能多种多样,避税和骗取贷款只是其中的几个。但是,虚假的买卖合同在为买卖双方带来不合理利益的同时,也增加了合同效力的不确定性。在变动频繁的船舶市场上,可能导致交易者毁约,进而使对方的交易目的落空,损害其期待利益。

    交通部《船舶交易管理规定》出台后,中国籍二手船交易应当在航运交易所内进行,提供交易合同和银行付款凭证复印件等等凭据由航运交易所开具船舶交易专用发票,凭二手船专用发票才能够在海事部门进行所有权注销或者登记手续。这个制度的设计使“阴阳合同”很难在有效的监管下出现,对于保护船舶交易相关方的利益、维护交易的稳定性起到积极的作用。

 


客服热线
客服热线:021-59117806
24小时手机:13585948634
Copyright © 2022 www.cbtwz.com 上海聿洽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 沪ICP备2020034403号-1
'); })();